综艺出圈,全靠“battle”

新闻共有6046个文字 ,如需转载,请注明本文以下信息。
新闻发布具体时间:2021-11-26 12:43 Friday
本文网址:http://www.ncicndu.cn/75047.html
该热点新闻加载共0.911秒

最近,腾讯视频上线了一档综艺叫《导演请指教》,虽然是《演员请就位》的续作,但“互撕”的力度可比前作要大得多。这档综艺的卖点是让青年导演们拍短片,站到台前来“选秀”,当个性颇为锋利的青年导演遇上言辞犀利的制片人、影评人时,可谓是“针尖对上了麦芒”。例如,李诚儒点评毕志飞改编的《新小城之春》时,当众质疑这只是他模仿出来的作品,认为毕志飞在投机取巧;关于相国强的作品,王晶也毫不客气地说故事情节没有新意,自己公司这种类型可能都拍了五六部了。导演、制片人、影评人之间的争论和吐槽,拉高了这部综艺的话题度,据猫眼专业版显示,节目历史最高热度比近期大受好评的另一档综艺《一年一度喜剧大赛》还要高一些。这档节目之所以能靠“互撕”引起话题,还是由于节目机制的问题。相比前作《演员请就位》的单方面竞演,《导演请指教》多了导演演员互选、导演拍摄小品PK、制片人和影评人以及观众对导演作品的评判和争论等多个环节,“比赛”要素过多,导致这档节目给人的观感就是一直在“battle”。有“battle”就有话题,话题争论永远是一档节目被大众熟知的最快路径,这几乎是行业内公认的流量密码。因此,回望国内的综艺市场,可以说是“不比赛,无综艺”,带有比赛性质的综艺,往往更能吸粉出圈,这导致目前市面上无论什么类型的综艺,都要设置一些比赛环节。今年Q3以来,竞演类节目再度迎来爆发期。有媒体统计,近期正在播出和即将播出的竞演类节目有近20档,涵盖音乐、舞蹈、脱口秀、拳击、篮球、导演、喜剧等类别。目前已播出的《天赐的声音3》《这!就是街舞4》《草莓星球来的人》《黑怕女孩》《明日之子创作计划》等节目,都沿用了竞演或选秀的模式。而《脱口秀大会4》《吐槽大会5》《奇葩说7》等含有喜剧因素的节目,也在突出“竞技”和“淘汰”的模式。综艺出圈,全靠“battle”图  / 《这就是街舞》

云合数据发布的《2021Q3综艺网播表现及用户分析》显示,全网有效播放TOP20的网综里,竞演类或带有比赛游戏的对抗类综艺占据了半壁江山,这类综艺在台综中的占比更高。艺恩发布的《2018-2020年综艺市场格局变化》也指出,选秀、音乐、竞技类节目播放占比大且具有较高热度,是各大平台重点发力的品类。综艺有了“battle”环节,就等于有了天然的话题制造机。在如今综艺大盘相对冷清的时刻,综艺市场更需要能够刺激观感的“比赛”类综艺来提振市场。《一年一度喜剧大赛》编剧六兽被《贵圈》采访时表示:“至于节目比赛的形式,现在不止是喜剧,整个综艺都是这样的一个状态,需要以比赛的形式来做,否则的话,拉不着投资,大家也吃不上饭,也没有人能出名,这个圈子也没有资金注入,那还是一潭死水。”确实,现在不止连喜剧都要比赛,甚至连中医都能拿来做一档竞技选秀,比如芒果TV策划的2022年垂直领域竞技节目《天下第医》。“爱优腾”和四大卫视的2022年片单中也不乏各种各样的竞技综艺。在投票打榜被禁止以及偶像选秀的消失后,原本能够吸引庞大流量的综艺节目开始陷入了“真空期”,各大平台只能在原有节目基础上谨慎“试错”,尝试打透圈层,因此综艺的选题角度也越来越细分。然而,这也导致一部综艺想要突破圈层、提高播放量和收视率越发困难了,毕竟现在每年产出的几百部综艺中,能脱颖而出的还是少数,大部分都悄悄“糊”了。影视行业从业者慕慕表示:“目前的综艺市场已经饱和了,想要出圈就要打破原有的模式。比如《脱口秀大会》《奇葩说》这种‘综N代’,除了拓展参赛选手圈层,吸引不同圈层受众观看外,还需要在剪辑的过程中把一些精彩的冲突性场面剪进去,这样内容才会对观众有吸引力。”纵观近几年播放量和话题讨论度比较高的综艺,竞技比赛类型综艺可以说占据了大片江山。艺恩《2018-2020年综艺市场格局变化》指出,2018-2020年TOP100综艺播映指数及题材类型分布,竞技、音乐、选秀等“比赛”为主的题材,播出占比50%以上;TOP10更全部都是比赛类型综艺。《乘风破浪的姐姐》《创造营》《青春有你》《这!就是街舞》等节目在播出期间都成了话题制造机,带来了源源不断的流量,备受品牌主的欢迎。今年虽然综艺大盘有效播放量同比下滑,但播放量和话题讨论度排在前列的综艺,依然是竞技比赛类型,不仅有《奔跑吧兄弟》《极限挑战》等“综N代”,还有《萌探探探案》《披荆斩棘的哥哥》等新综艺。观众小尹表示:“作为国产综艺的忠实观众,快慢综对于我来说,都是生活放松后的调剂。不过非要在二者里选一个的话,我更偏爱竞技类综艺。”播放量遥遥领先和整体数量的占比偏多,证明了比赛类综艺不仅受观众喜欢,更受节目制作人的偏爱,不仅因为其更容易带来收视和话题,而且比赛类综艺也“更容易制作”。中创模式总监谭震告诉燃财经:“一直以来,综艺最常见的形式就是比赛。从内容角度来说,赛会逻辑天然承载着节目所需要的竞技性、紧张感与话题性。类比大型体育赛事的形式,它不仅可以形成天然的事件性传播,还可以为观众带来荣誉感,竞技类综艺也是如此,比赛更有利于宣推和扩大影响力。”“从模式角度来说,胜负的概念在综艺里非常重要,因为最终选出的排名会给观众一个结果,让观众在季播节目中有一个追随的终极目标,同时也有利于每期节目的舆论发酵。此外,对我们来说,做综艺最难的一点就是缺少主线逻辑,一个节目做了12期,最后给观众带来什么?比赛天然能解决这个问题,目的就是要推出一个冠军,这不仅符合做节目‘讲故事’的逻辑,而且还是一个强有力的抓手,让每期节目都能有自己的目的,也更方便我们去具体设计。”谭震补充道。综艺出圈,全靠“battle”图 / 《脱口秀大会》“最后,从市场层面来说,现在大家都在做圈层综艺,争取做圈子里最极致的节目也就成了制作方的目标,这需要一个极致的人来推动节目的极致呈现。只有节目不断捧出这些极致的人,节目及其背后的资本才能占领这个行业高地,进而形成行业‘话事人’,并开发扩大衍生市场。一如《脱口秀大会》涵盖了国内头部的脱口秀演员,《中国有嘻哈》也吸纳了圈子里大部分rapper。”“此外,大部分综艺都有造星的‘KPI’,哪怕是恋爱综艺等非竞技类综艺也是如此。素人嘉宾一旦有了一定数量忠实粉丝,就说明造星成功了。其中,比赛则是综艺造星的最快途径。淘汰赛制,就是突出强者的最好方式,因为在节目中他会PK到无数的人,每PK掉一个人,不仅能证实他的能力,而且也会吸引更多的粉丝。”谭震表示。平时追星的小莉也表示自己更喜欢看选秀类综艺,“哥哥妹妹们从默默无闻的练习生,到在舞台上一点点绽放光芒,让更多人看到并熟知,这个过程对我们粉丝来说是一件很励志且鼓舞人的事情。”而对于选手来说,比赛不仅自带话题性,而且可以与对手形成天然的强绑定关系,这种情况下,都不需要选手亲自下场“炒CP”,只要两个人进入PK环节或有了竞争关系,就直接形成了强绑定关系,稍加互动或暗示,网友就会自发带上“CP滤镜”,自己找“糖”嗑。比如《创造101》期间孟美岐和吴宣仪的“美宣CP”,《脱口秀大会4》带火的“北志胜南广智CP”等等,令不少观众都“嗑”成了CP粉,而CP的绑定则又会进一步产生节目话题。不过,谭震也表示:“一档综艺,只要节目内容足够优秀,再精妙的赛制也不过是锦上添花。轮替赛、车轮战、积分赛、淘汰赛、复活制、上下位PK制,这些模式对强内容的节目,尤其是语言类,不会带来决定性影响。《脱口秀大会》的赛制虽然可以帮助节目捧出‘明星’,但节目最根本的逻辑还是要有好的段子。”竞技类综艺占据上风的同时,其他类型综艺如慢综艺等非话题性的综艺也逐渐式微。
2017年,《向往的生活》热播,口碑收视双收,带动了慢综艺在国内市场“异军突起”。彼时,《亲爱的客栈》《青春旅社》《漂亮的房子》《中餐厅》等同类型慢综艺先后产出,收视率和市场表现一度与《奔跑吧兄弟》《极限挑战》等快节奏真人秀分庭抗礼。然而,随着《向往的生活》《中餐厅》等节目播出到第五季,节目的口碑和收视已经大不如从前。除了越来越多的广告植入影响观看体验外,作为一个“综N代”,不可避免地要进行节目创新或改版去吸引新的观众,而这也势必会流失节目“老粉”。另一方面,节目虽打着慢综艺的“旗号”,但为了争取收视,不得不向流量妥协或主动制造话题。“明学”让《中餐厅3》大获成功后,后续不少慢综艺开始学习“创造话题”,例如《亲爱的客栈》通过定KPI来放大矛盾冲突,成功引发节目外观众的“站队”与争吵。甚至部分节目会通过剪辑突出一些矛盾点,借力打力,让观众争吵以便收割话题流量,比如《五十公里桃花坞》就在第一期通过苏芒引出明星生活费问题,让网友们在各大社交媒体争论了几天。综艺出圈,全靠“battle”图 / 《五十公里桃花坞》但这种过度追求“综艺感”、在节目中加入“快”元素的做法,也让一些本来向往宁静致远的田园生活的观众感到不适甚至反感。另一方面,观众对于慢综艺也进入了倦怠期。谭震告诉燃财经:“综艺节目也可以沿用时尚界的一句老话,‘时尚是个轮回’。比如《跑男》刚播出期间,快节奏真人秀爆火,所以同期的节目全是快节奏,过了两三年后观众就会审美疲劳,于是《向往的生活》《漂亮的房子》等慢综艺开始出现了,但对于观众来说,看多了又会感到厌倦,于是现在快节奏综艺就又被需要了。”不仅是慢综艺,在圈层综艺成为市场主流的情况下,话题性、对抗性不强的小众综艺更是难以出头。脱口秀演员皮球表示:“除了《脱口秀大会》外,笑果文化当时在腾讯视频还有一个脱口秀专场综艺叫《笑场》,但上线后反响并不太好。同样是综艺脱口秀,《脱口秀大会》改版成了比赛battle的形式后,反响大好。显而易见,观众还是更喜欢看这种以赛制为基础的脱口秀演绎。”同向对比,近两年的《戏剧新生活》《朋友请听好》等节目,虽然在豆瓣上评分远高于大部分综N代,但都不可避免地面临受众窄、话题少、播放量不高的问题。此外,导致口碑圈层综艺难以破圈的原因,一方面在于市场过小,或是内容的综艺化呈现效果不佳;另一方面在于节目的话题性较弱,无法吸引圈层外用户。就比如今年开始炒得火热的剧本杀综艺,除了《萌探探探案》背靠众多明星大咖嘉宾等顶级资源,以及非典型剧本杀的游戏设计降低了门槛,最终收视还不错外,《奇异剧本鲨》《最后的赢家》播放和话题表现都没有达到预期。综艺出圈,全靠“battle”图 / 《萌探探探案》谭震通过总结以往的经验,概括了一套自己的圈层综艺制作前提准则:“一是圈层市场够不够大;二是圈层的顶级核心资源在不在手;三是内容是否合适做综艺化呈现;四是节目做完后要有出口,能否打造衍生产业。”他认为,掌握了这四点,至少可以保证做出来的内容不会表现太差。此外,随着观众审美的不断提升,以及“综N代”新鲜感的消失,不少曾经属于国民IP的综艺尤其是台综也逐渐式微。云合数据显示,2021年Q3全网电视综艺累计正片有效播放量33亿,同比下滑28%。嘉宾内容大幅“换血”改版,这让不少“综N代”劝退了大量老粉。小尹也表示,“《跑男》《极挑》等‘综N代’的嘉宾大换血后,内容也被改得‘面目全非’,让我完全丧失了观看兴趣。”综艺爱好者小葛也认同这种观点,“我一直有追《奇葩说》《极挑》《跑男》等‘综N代’,但是现在节目越做越无聊,比如《奇葩说》失去了先锋性辩题、《极挑》《跑男》后面的形式也越发平淡,我就不想再浪费时间去看了。”慕慕告诉燃财经:“《跑男》《极挑》等节目借助改变自身内容的形式进行创新,但其实对观众来说并没有很大吸引力。因为首先节目制作方并没有从本质上去改变节目,它的内容模式还是原有的;其次,节目的核心优点被删改了,比如《跑男》的‘撕名牌’,《极挑》的‘不守规则’等,都改成了比较平和的游戏内容,这就很难吸引到受众。”综艺的“求快”,与整个市场的“浮躁”状态也息息相关。一方面,越来越卷的工作生活,让观众“慢不下来”。据《2021中国网络视听发展研究报告》(以下简称《报告》)显示,28.2%的网络视频用户不按原速观看,近四成00后选择倍速观看网络视频节目,大部分人选择倍速是为了提高效率,跳过拖沓剧情。可以说,倍速与当代社会普遍的“时间焦虑”息息相关,“倍速观看”甚至已经成为一种生活方式。小尹表示自己日常看综艺至少都开1.5倍速,“毕竟只是‘下饭综艺’,那吃完饭总要知道结果的,日常一顿饭又不可能吃两个小时。”小葛则表示,虽然自己一般不会选择倍速播放,但是在节目里看到自己不喜欢的内容或者嘉宾,就会直接拉进度条跳过。某综艺制作公司从业人员告诉燃财经:“现在社会发展得太快了,导致人们都太浮躁了,所以想要做国外那种长达十年的节目根本不可能。一档节目长久做下去,观众会感到疲惫和厌倦,这仅靠节目微创新是解决不了的,需要不断地有全新综艺下场去刺激并焕发市场活力。就好比韩国的罗PD,他就是一档新节目做了一两季,然后就会去创作新内容,而不是‘吃老本’,只有这样才能不断刺激市场去不停的创新,哪怕很多内容只是‘试错’的过程。”另一方面,短视频、直播等娱乐方式也在分流用户使用时长,这让各大综艺争夺用户时又多了其他类型的对手。《报告》显示,短视频抢占用户注意力,人均单日使用时长超过2小时,明显领先于综合视频行业。同时,新网民对网络直播使用率上升,超越了综合视频。网友浆糊告诉燃财经:“相比视频平台的综艺,我更喜欢直播类选秀或者明星直播竞技综艺,个人觉得还是直播这一娱乐形式更吸引我。就算偶尔有看综艺的需要或兴趣,我一般也是手机端倍速播放,或者直接拉快进跳过节目里大量的广告植入和尬聊。”综艺出圈,全靠“battle”图 / 《向往的生活》这也倒逼长视频平台推出3倍速甚至4倍速播放功能,虽然一定程度上会破坏节目的质感和传播,但谭震认为,“倍速是每个人的选择,这也是市场的选择和个人行为,你无法去干涉和改变。当今每个人的绝对时间是有限的,用户选择将有限的时间用来浏览你的内容,那无疑已经是内容的胜利了。”不过,观察2020年平台和卫视的综艺片单可以看出,新类型综艺的数量在增多。“偶像选秀综艺虽然停播,但是这些大项目的投资会流向更多的新内容制作上,会给整个行业带来更多机会与活力。”谭震告诉燃财经,“由于全民综艺已经不复存在,媒体的分化让大家的兴趣爱好完全不一致,全民偶像也在‘消失’。这种情况下高投资的S+项目也不能保证实现高投入高产出的正比结果,但如果将一个大项目的投资拆分成三个,并分别做到节目的峰值,性价比更高,试错成本也会变低,而且也会让综艺入局的门槛降低,进而带动更多的人进入行业。竞争越发激烈的情况下,也会倒逼优质内容的产出,逐渐推动行业良性发展。”参考资料:《这个潜规则,糟蹋了多少好综艺?》,来源:小风小浪《在<一年一度喜剧大赛>当编剧,我才明白自己比周奇墨差在哪儿》,来源:贵圈-腾讯新闻《2022综艺大作战:新爆款全凭一个勇字?》,来源:AKA桃叨叨《竞演综艺爆发,实力和流量的较量》,来源:主编温静-END-文章标题: 综艺出圈,全靠“battle”
本文链接:http://www.ncicndu.cn/75047.html





今日热点新闻专题:  北京市  天津市  广东省  山东省  江苏省  河南省  上海市  河北省  浙江省  香港特别行政区  陕西省  湖南省  重庆市  福建省  云南省  四川省
 广西壮族自治区  安徽省  海南省  江西省  湖北省  山西省  辽宁省  黑龙江  内蒙古自治区  贵州省  甘肃省  青海省  新疆维吾尔自治区  西藏  吉林省  宁夏回族自治区

今日热点新闻网(www.ncicndu.cn)第一时间报道今天新闻头条最新热点新闻、最近国内外热点新闻、科技体育生活热点新闻以及国内各省热点新闻事件。 

         网站地图 txt地图 声明:本网全部信息转载于互联网,如稿件涉及版权等问题,请联系我们!E-Mail:1115168887@qq.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