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宇宙来临,虚拟偶像会是第一张船票吗?

新闻共有2431个文字 ,如需转载,请注明本文以下信息。
新闻发布具体时间:2021-11-25 18:01 Thursday
本文网址:http://www.ncicndu.cn/74986.html
该热点新闻加载共0.924秒

如果将元宇宙比作驶向未来的飞船,那么虚拟偶像就是必要的船票。

年初,“洛天依”登上央视春晚舞台,进入主流视野;5月,AYAYI从小红书爆红出圈,被10多家品牌聘请为代言人;10月底,抖音博主柳夜熙发布首个短视频,粉丝暴涨近500万;11月,GTC 2021大会,英伟达正式发布能承载“元宇宙”愿景的虚拟化身平台“OmniverseAvatar”,同时推出3个虚拟人形象。根据艾媒咨询发布的《2021中国虚拟偶像行业发展及网民调查研究报告》:2020年中国虚拟偶像核心产业规模为34.6亿元,预计 2021年将达到62.2亿元。
伴随 CG、人工智能等技术的发展与进步,真实与虚拟的边界逐渐模糊。虚拟偶像作为一种最容易被理解和接受的跨次元形式,凭借人设讨喜“不塌房”的特质,不断撬动实体经济与虚拟经济的联合发展,吸引互联网大厂与初创企业纷纷入局。顾名思义,虚拟偶像是指通过绘画、动画、CG等形式制作,在虚拟或现实世界进行偶像活动,但本身并不以实体存在的人物形象。早在“元宇宙”爆火之前,虚拟偶像就已经活跃在亚文化环境中,只是“元宇宙”概念的兴起和相关技术的进步,使得虚拟偶的关注度再一次飙升。

虚拟偶像的概念最早起源于日本,最先出圈的就是2007年横空出世的初音未来,即使你并不关注这个穿着制服、扎着双马尾的少女,但她火遍全网的作品《甩葱歌》你一定耳熟能详。
初音未来是全球首个以语音合成技术为基础开发的2D虚拟歌手,也是全球首个现象级虚拟偶像。此后,随着3D建模、AI、动作捕捉、全息投影等技术进步,虚拟偶像的设计逐步向3D、超写实的方向发展,“职业”也由单一的歌手向主播、超写实KOL延伸。
从虚拟歌手初音未来、洛天依,再到超写实数字人AYAYI、柳夜熙,虚拟偶像在大型演出、品牌活动、内容社区、短视频平台中的现身越发频繁,已成为穿梭于虚拟世界与现实世界间的重要角色。在真人偶像“塌房”频发、疫情催化线上娱乐的背景下,虚拟偶像自2020年以来迅速爆发。
近年来真人偶像“塌房”频发,每次“塌房”不仅粉丝哀嚎一片,经纪公司、合作品牌方的利益也跟着受损。11月23日,中国演出行业协会网络表演(直播)分会公布了第九批网络主播警示名单,包括吴亦凡、郑爽、张哲瀚等违法失德艺人,也被纳入了警示名单中。
对于运营方来说,虚拟偶像商业安全感更强,也更容易管控。和真人偶像相比,虚拟偶像一方面不需要经历多年的培训培养,另一方面违约风险低、公关风险低,这一特点对传统经纪公司有着巨大的吸引力。
乐华娱乐在2020年11月推出了虚拟偶像团体A-Soul,并按照真人训练生培养模式对A-Soul进行运营。A-Soul出道后迅速圈粉,成员嘉然在B站直播间的人气远超菜菜子Nanako、阿萨Aza等头部虚拟主播。对于品牌方而言,虚拟偶像能够帮助塑造年轻化的品牌形象。根据艾媒咨询数据显示,虚拟偶像爱好者中92.3%年龄介于19-30岁,以看重偶像人设、收入位于中高水平的90后为主。
2019年4月,肯德基在Instagram上推出自己的超写实KOL桑德斯上校,完全颠覆了大家对肯德基“老爷爷”形象的固有认知。2020年9月,超写实KOL翎Ling与特斯拉展开跨界合作,将翎Ling的中式美学与特斯拉的现代感合而为一,吸引了众多年轻群体的关注。随着市场扩容持续,虚拟偶像的商业价值被越来越多的人看到,Bilibili、爱奇艺、腾讯、阿里巴巴等各大公司纷纷下场参与布局。以虚拟偶像为核心商业闭环初步形成,上游为设备、软件等供应商,中游主要是虚拟偶像运营商,下游则涉及虚拟偶像后续各类商业变现及落地场景。
伴随着上游各环节技术逐渐成熟,下游商业变现渠道不断拓宽,虚拟偶像未来的想象空间值得期待。受益于5G、AR、VR等技术的进步,虚拟偶像的变现方式越发多元。
目前,开演唱会、广告代言、发布新歌、参加综艺、线下展会以及授权IP销售衍生品成为众多虚拟偶像的吸金之道。另外,随着直播带货的崛起,有的虚拟偶像也投身其中。被称为“国内第一虚拟歌姬”的洛天依去年就开启了“带货”之路,在一场天猫直播中,一度有630多万人“围观”。
但并不是所有的虚拟偶像都有洛天依这样强大的吸金能力,大部分虚拟偶像项目都在巨大经费的“燃烧”下“痛并快乐着”。
首先从技术层面来说,打造一个虚拟偶像需要有强大的技术支持,虚拟偶像的特质越接近真人,对技术的要求也就越高。其次需要有一定的营销宣传基础,不论是真人偶像还是虚拟偶像,都离不开强大的营销推力。最后还需要持续有好的内容输出,只有不断推出新的且优质的作品内容,才能长久吸引粉丝的关注。
而目前,国内虚拟偶像的培养与作品制作成本仍然居高不下,仅一支单曲从编曲到人物形象、舞台设计等就需花费近200万元,加上宣发推广的费用,培养成本甚至会超过真人偶像。
再加上,虚拟偶像需要在积累一定粉丝数量后才可以进行变现,短期之内难以实现盈利。这也导致了,尽管当前中国已有数万个虚拟偶像,但实现盈利的不足30%,虚拟偶像行业的盈利仍存在困难。
不过,目前已有低门槛技术方案出现,2021年2月Epic Games推出高保真虚拟人制作工具MetaHuman Creator,使任何人都可以在数分钟内完成创作。未来随着技术不断进步,以及引擎工具迭代升级,创造虚拟偶像的技术成本有望被大幅压缩,盈利能力有望显著增强。有人说虚拟偶像的兴起是借了元宇宙的东风,还没吹稳,但不论如何,这阵风已经刮了起来。未来,可以确定的是现实与虚拟的边界会越来越模糊,其他的就交给时间去验证吧。
参考研报
【西南证券】次世代专题研究:虚拟偶像市场【头豹】Z时代系列报告(三):元宇宙来临,虚拟偶像能否抢占先机?【华丽智库】全球时尚虚拟人物研究报告2021【克劳锐】“永不塌房的代言人”——虚拟代言人的品牌营销价值洞察报告
-END-文章标题: 元宇宙来临,虚拟偶像会是第一张船票吗?
本文链接:http://www.ncicndu.cn/74986.html





今日热点新闻专题:  北京市  天津市  广东省  山东省  江苏省  河南省  上海市  河北省  浙江省  香港特别行政区  陕西省  湖南省  重庆市  福建省  云南省  四川省
 广西壮族自治区  安徽省  海南省  江西省  湖北省  山西省  辽宁省  黑龙江  内蒙古自治区  贵州省  甘肃省  青海省  新疆维吾尔自治区  西藏  吉林省  宁夏回族自治区

今日热点新闻网(www.ncicndu.cn)第一时间报道今天新闻头条最新热点新闻、最近国内外热点新闻、科技体育生活热点新闻以及国内各省热点新闻事件。 

         网站地图 txt地图 声明:本网全部信息转载于互联网,如稿件涉及版权等问题,请联系我们!E-Mail:1115168887@qq.com。